“来了”,4月18日深夜,中超联赛广州赛区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原本应该提前两天进驻赛区的重庆两江竞技队终于抵达。西甲

按照赛程,中超联赛将于4月20日在广州赛区打响揭幕战,广州队与广州城队的“广州德比”的门票正在发售过程当中。截至记者发稿,这场新赛季揭幕战只剩下240元的贵宾票没有售完,80元和150元的两档门票已经“缺货”——我国卓有成效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是球迷可以进入球场观赛的根本前提,对球迷来说,现场观赛的体验远远优于收看视频信号的直播。重庆两江竞技队的中超首秀对手是传统强队山东泰山,这场比赛将与揭幕战同时进行(揭幕战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重庆队比赛在广州大学城体育场),从实力角度分析,重庆队很难在山东队身上占到便宜,但对于重庆队而言,胜负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支球队能否在这个赛季生存下去。

一个月前,重庆两江竞技还身陷经济危机,前身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这支球队3月中旬正式更名为“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球队的财政状况并不乐观,而不少职业足球俱乐部一样,历史遗留的“欠薪”问题一直困扰球队——这次开赛前“迟到”的原因,正与球员去年欠薪尚未完全解决相关,而据记者了解,球员迫切希望俱乐部能先结清去年的“旧账”,至于今年前3个月的“新账”,只能“等等看”。

重庆队上赛季最终排名中超第6、创下队史联赛排名最高纪录的荣耀,在经济困境前更显辛酸。队长卡尔德克和中场核心阿德里安离队,导致球队实力大打折扣,尽管本赛季中超联赛将完成“扩军”准备,但排名最后两支球队和中甲第3名、第4名的较量心态大不相同,因此重庆两江竞技今年定位“保级”不算保守。

“保级”的前提,则是俱乐部有足够的运营资金保证球队活下去。事实上过去两个赛季有将近30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因经济问题“退出”,甚至上赛季冠军江苏苏宁都“人去楼空”,没人敢保证这个赛季不会有球队“中途告急”。

这是中国足协严格执行“限薪限投”政策的第一个赛季——和过去中超保级球队单赛季投入也要将近5亿元、争冠球队单赛季投入超过10亿元(中超俱乐部单季平均投入是日本J联赛3倍,韩国K联赛的10倍)相比,本赛季中超俱乐部2021年全年总支出不得超过6亿元(包括青训体系建设),新政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俱乐部经营压力,对球员的限薪更是让俱乐部长出了一口气,但诸多遗留问题不易解决,赛季前仓促上阵的投资人或投资群体能否在整个赛季期间“保持输出”不得而知,因此“健康运转”才是这个特殊赛季的最大目标。

在“健康运转”的大前提下,赛季“冠军”的悬念随之下降——尤其当上赛季冠军出乎意料告别新赛季——就连过去10个赛季拿到8个冠军和两个亚军的广州队(前广州恒大)也没有再拼凑冠军阵容:今年是8冠王最低调一年,转会窗口的无声无息,证明这支球队异常坚定走向转型路口。包括“中场接班人”徐新在内的多名球员离开球队,多达11名来自足球学校的年轻人被提上一线队,核心外援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至少第一阶段无法与球队会合,纵然艾克森、阿兰、高拉特、费南多、蒋光太、洛国富6大归化球员帮助球队实现了匪夷所思的“全华班”参赛,但位置上的重叠和球员状态方面的不确定性,让球迷很难再将广州恒大视为争冠球队。

在亚冠征程上吃了大亏的山东泰山得以将全部精力放在联赛层面,与重庆两江竞技的首场比赛就可以检验出这支球队的“野心”:球队的引援早早开始,石柯、吉翔、徐新这些国内实力派球员的加盟以及韩国顶级中场孙准浩的到来,都让这支球队完全具备争冠实力,即便锋线郭田雨和莱昂纳多的搭档需要磨合,强大的中场推动力也能让这支球队开发出更多的进球路线。西甲

在人员配置方面能和山东泰山抗衡的,是以“永远争第一”为口号的北京国安——北京国安落在苏州赛区,第一阶段没有与山东泰山直接碰撞的机会,但和山东队一样,北京国安顺利完成新赛季阵容的补强,性格激烈的“摇滚”主教练比利奇是球队挑战联赛冠军的第一块拼图,高天意和曹永竞则进一步加强了中场厚度:虽然身在巴西的奥古斯托尚未归队,但围绕比埃拉、李可、池忠国、张稀哲、朴成等人构成的中场攻击力在国内首屈一指,多个赛季拿到半程冠军却最终错失联赛金杯的遗憾,是新赛季俱乐部最希望填补的漏洞。

第三支能向中超冠军发起冲击的球队是上海海港,走了性价比不高的胡尔克,上海海港先是在防线上转入为苏宁夺冠立功的国脚中卫李昂,又留下锋线上的洛佩斯和阿瑙托维奇——这是一支有实力用433阵型追求观赏性的球队,中场奥斯卡的技术能力既可以最大限度发挥3前锋的人数优势,又可以策动中场的第二波攻势,因此这个赛季上海海港与山东泰山、北京国安的明争暗斗,就是联赛争冠路上的主旋律。

至于限薪带来的各队纷纷提拔梯队球员的结果,反倒不会成为新赛季的亮点,原因亦不复杂:国内U18至U23年轻球员质量一般,各年龄段国青国少大赛战绩欠佳便是明证,期盼年轻球员“出彩”还不如关注最让球迷反感的“裁判问题”——按照新的裁判管理制度,中国足协本赛季要在“尽量减少明显错漏判”方面下大工夫,至少在制度层面和技术层面,争议判罚的数量确有减少可能性,国内裁判的业务能力如果能够通过对争议判罚的讨论得到提升,也可以视为联赛进步标志之一。(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bgmzc.com/,西甲

Tags:西甲
Published on :Posted on

Post you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