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对于孟杰和他的伙伴们来说,自己所热爱的电子竞技从被视为洪水猛兽,到被列入“十三五”文化产业规划,成为能够赢得金牌、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的体育赛事,这其中,远不只“打游戏”那样的玩乐,而是充满了人生的梦想和追求。这,不正是“小康”的内涵之一吗?!

2000张门票8分钟内告罄、线”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总决赛,引发一场线上线下的电竞狂欢。

一屏之隔、2000公里之外,广州NOG电竞俱乐部创始人孟杰在电竞的花火中与亿万网友云上共同见证了这份激情、荣耀与梦想。当夺冠的少年们高高举起奖杯的那一刻,王者的欢呼响彻北京五棵松上空,网络直播间里意犹未尽的鼎沸欢呼和身后训练室里激烈的键盘敲击声倏忽之间将他的思绪拉回到了17年前的某个时刻。

2003年前,大学还没毕业的孟杰就已经进入银行实习,几乎在所有人眼中,这个待遇优渥的“铁饭碗”光鲜体面,符合父母对孩子出人头地的期待。但谁也没想到,这个人人羡慕的“铁饭碗”被孟杰自己扔掉了。

彼时,从小爱打电子游戏的孟杰曾以业余玩家的身份参加过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他觉得,在那个舞台上发光发热的感觉重新点燃了他的生命。机缘巧合下,孟杰结识了一支全国知名的《反恐精英》网游战队,和高手切磋后如饮醍醐,技艺精进的他萌生了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想法。

毫无意外地,孟杰的想法遭到了父母亲朋的强烈反对。其实,即便在电竞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依旧有很多人认为玩游戏就是不务正业,何况是在十几年前电竞行业刚刚萌芽的时代。看着“妄想”把打游戏当成职业的孟杰,母亲一边痛心他中了“电子”的毒,一边担心“儿子是不是被骗了”。

背负来自父母和社会的压力,孟杰却痴心不改。起初他还瞒着父母两头兼顾,最后索性辞了职,成为了一名梦想中的职业电竞选手。

当梦想照进现实,生活变得格外具体。捧着“铁饭碗”时,刚刚20出头的孟杰每月平均收入就有7000元左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后,每月到手的现金数额是“800~1500元不等”。即便如此,他们的待遇在当时的电竞圈依旧算不错,至少投资人还愿意支付底薪,“据我所知,那个年代职业圈大部分是没有底薪的,战队只提供训练场所和设备,选手要靠打比赛赢奖金维持生活。”孟杰说。

为了筹集外出跨省比赛的经费,孟杰和队友们常常穿梭于各个网吧,在各式各样的网吧赛上厮杀,就为了挣那从100到500元不等的比赛奖金。

厚重的电脑主机、烟雾缭绕的网吧、不被理解的电竞青年、看不到希望的前路,这就是那个时代留在职业电竞选手孟杰心中的印记。

回望十几年前,孟杰感叹自己这代电竞人“赶上了中国电竞的混沌阶段”:谈不上“职业”的职业俱乐部、断断续续的大小赛事、时有时无的奖金和薪资,整个电竞产业都缺乏清晰的商业运作模式,赫罗纳每一个参与者都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压力。

与此同时,这一时期的电竞行业也不被主流价值观所认可,在家长们看来,所谓的电竞就是电脑游戏,是孩子的最大敌人,网吧则是坏小孩聚集的场所,网瘾是一种需要专业医治的精神疾病。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热爱电竞的玩家、选手们无法站在主流视野的聚光灯下。尽管当时孟杰和队友们已经赢得了华南赛区第二和全国八强的成绩,但解散,注定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当时中国电竞还没有得到广泛认可,整体行业发展举步维艰,投资人看不到前景纷纷离开。就个人而言,外界根本没把电竞选手当成一个正儿八经的职业,你没法告诉自己能继续走下去。”带着遗憾,孟杰结束了自己不到一年的职业生涯。

告别电竞后,孟杰下海经商做起了外贸生意。而十几年间,电子竞技在中国实现了华丽转身,社会大众对电竞的认知也从相斥到相融。

国家的支持是电竞行业崛起的坚实后盾。2003年11月,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设立为中国第99个体育项目;“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进入大学校园;电竞被列入“十三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在地方层面上,多个省市均明确提出发展电竞产业的相关政策。在引领和规范下,国内的电竞产业逐渐发展壮大。2018年,中国电竞代表队拿下了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表演赛的首枚金牌。人们发现,站在领奖台上的电竞选手们身披的国旗,颜色格外鲜红。

随着5G、AI、VR的发展,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不断探索和创新无疑进一步扩大了中国电竞产业的优势。摸索积累了将近20年能量的电竞行业,持续爆发能量。

随着时光更迭、财富积累,孟杰心中从未熄灭的电竞梦又再次燃起。2019年,他组建了NOG电竞俱乐部,招募了10名选手继续自己的梦想,还开了个一千平方米的电竞馆。如此不计付出,只因“毕竟那是自己曾不顾一切追求过的理想”。

十多年过去了,曾经因为迷茫不得已放弃职业选手身份的孟杰,如今成为了给选手们发工资的老板,其间中国电竞的过往非比寻常。

近年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bgmzc.com/,赫罗纳随着诸多电竞项目联赛体制的蒸蒸日上,整个中国电竞行业也走上了规范化运营的轨道。

当年,孟杰和队友们为了采集对手和强队的信息,还得“翻墙”去外网上收集资料,然后自己观摩比赛录像。外出比赛,选手要身兼教练、外联、战术分析等多重身份。“现在的俱乐部不仅有领队、经纪人、训练师、分析师,还有专门的营养师和理疗师,有的甚至连小语种翻译都有,选手完全不需要操心任何比赛以外的事情,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完善的商业运行模式。”

另一方面,电竞行业逐渐形成了人才培养体系。在孟杰看来,现在有天赋的年轻人更容易被发掘进入电竞行业,不需要像前辈那样在网吧里蹉跎时光。各支电竞战队组建了青训体系,四处网罗实力新人。“新人只要成绩好,战队就会提供试训机会,通过试训后就能进入战队。”

电竞既是一门新兴的体育赛事,同时也已成为当下流行文化的一个标签。站在台前的职业选手开始得到传统体育明星一样的待遇,教练、领队、数据分析专家、研发人员等站在幕后的工作人员也逐渐“出圈”,与之息息相关的视频、直播、ACG等衍生行业更是蓬勃兴起。但是,从“网瘾少年”到“打游戏就能名利双收”,对电竞的偏见和误读依然普遍。

“这个行业的从业者绝不比其他行业轻松。”在孟杰看来,对于电竞运动和电竞选手,外界的认知、了解和接纳还需进一步提高。

“电竞和打游戏并不能画上等号。”正因为有过亲身感受,孟杰的感触更深。在他看来,玩家玩游戏是娱乐,对职业选手而言,这却是必须全力以赴的存亡之道,他们的付出是玩家无法比拟也不可能体会得到的。“在普通玩家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个操作,职业选手每天都要重复几千次,正是这种机械化的基本功练习,才让他们在比赛中有着技惊四座的表现。”

与其说孟杰是重新回归电竞行业,不如说他的心从未离开过。即便再忙,他每周都会抽时间到电竞馆看看,去队员们的训练室内坐坐,听着噼里啪啦的快速键盘敲击声,内心才会充盈。

来路坎坷,征途无悔。孟杰曾忠于自己的电竞梦想,也通过电竞这个充满活力的领域找到了一个更丰满的自我。现在,他更渴望通过这一代电竞人的努力证明,电竞在中国是一个值得被尊重的产业。

Categories:亚博2020vip进入
Tags:赫罗纳
Published on :Posted on

Post your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